把日历翻回到1980年代,FDA刚刚批准了顺铂的临床应用,几年后Robert Holton成功合成了紫杉醇,人类在与肿瘤的对抗中掌握了化疗这个重要的武器。但肿瘤医生心里清楚,肿瘤治疗还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缺少特异性。

当时的科学家们预言,肿瘤领域的下一个重大进步,将会是对肿瘤细胞高特异性的一类新物质的出现。

一名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注射了一种代号为AB 89的单抗,成为美国第一名接受单抗治疗的患者。他在接受单抗治疗后,循环肿瘤细胞开始减少,并且毒性反应很少。这是单抗治疗肿瘤的第一例证据。

当年研究单抗的先驱者们预言,肿瘤治疗的新时代开始了。

30年后,没有人会再怀疑这一预言的准确性。FDA迄今共批准了约60个单抗药物,造就了今天年销售额800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和Genentech等一大批快速崛起的生物技术公司。

单抗的胜利并非没有代价,30年前单抗曾引发巨大争议。

截至1983年,共有10个单抗临床试验发表。这些试验使用的都是鼠源单抗,存在严重的免疫原性问题;大多数试验以白血病/淋巴瘤作为适应症,因为当时发现的仅在肿瘤细胞表达的特异性抗原还很少,单抗治疗实体瘤似乎遥遥无期。

但是今天,科学家已经突破这些限制,人源化技术解决了免疫原性的问题,VEGF等靶点的发现早已让单抗进入多种实体瘤的一线治疗方案。

今天的CAR-T同样争议巨大,CRS、制备复杂、实体瘤效果不明显,这些都是CAR-T当前的限制。我们不知道如何解决,但我们能够很有信心的预测,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比单抗所经历的要快的多,因为今天的技术起点比30年前高太多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不会简单的重复。我们正在努力避免成为“30年前否定单抗的那类人”。

1997年,FDA批准了第一个用于治疗肿瘤的单抗Rituximab,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特异性靶向治疗第一次走向市场。

如果我们把1997作为药物研发历史上标志性的年份,那么2017很可能更加重要。

2017年7月12日,FDA肿瘤药物专家咨询委员会以10:0的投票结果推荐批准诺华CAR-T疗法Tisagenlecleucel(CTL-019)。这是第一个结合了细胞、免疫、基因技术的创新治疗手段,难怪委员会成员之一的 Dr. Tim Cripe会说:“I think this is most exciting thing I’ve seen in my lifetime.”

是的,2017激动人心在于,很多患者的命运可能从此改变,很多生物技术公司和风投机构的格局也会因CAR-T而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