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Gilead Sciences宣布,已同意以119亿美元现金收购Kite Pharma,这将是Gilead迄今为止最大的并购交易。

共同的敌人
Gilead为什么要一掷千金收购Kite?更重要的问题是如果不收购,这两家公司会发生什么问题?这个应该比较清晰。Gilead目前强敌环伺,AbbVie的抗HCV药物Mavyret刚刚获得FDA批准,GSK正在HIV市场快速崛起。诺华在抗肿瘤/血液学领域拥有非常强势的产品线,在它面前,Kite就像在打一场跨重量级比赛。现在两家联手,完全可以和诺华正面交锋。

下一个增长点
谷歌研究院院长诺威格说,“当一个公司的市场占有率超过 50% 以后,就不要再指望在市场占有率上翻番了。”Gilead在HCV和HIV领域的统治地位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它必须寻找下一个业务增长点。Gilead不可能满足于成为感染性疾病单一领域的制药公司,它曾经想通过first in class的白血病新药Zydelig进入血液肿瘤领域,但2016年临床试验中出现的患者死亡让Gilead终止了对Zydelig的研发投入。以Gilead现在强大的现金流来说,要的只是拓展业务的机会。

意在专利
专利在制药行业的重要性已经成为普遍认知 ,任何制药公司的专利价值必然会体现在它的股价中。Gilead收购Kite,就是意在专利。Kite目前持有超过200项细胞治疗的相关专利。Gilead将用得到的专利来构建它在细胞治疗时代的专利资产。未来CAR-T最终可能形成三个专利池,分别由诺华、Gilead、Juno主导。这三个专利池将达到一定的平衡,第四家就很难介入了。这次收购最大的格局影响就是避免了不合理的专利大战。

技术,而非产品
CAR-T是一种技术,而非产品。Gilead是在下注一个庞大的产业,而非收购一个即将上市的产品。“Therapeutic T cell engineering”的应用潜能不限于癌症领域,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领域还包括感染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细胞治疗时代还有太多的想象空间,119亿美元对一个庞大的产业来说,真的不能算贵。

我们即将目送Gilead向全球细胞治疗市场飞奔而去,其在感染性疾病领域的辉煌,或许能够被复到细胞治疗市场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