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今年的秋天特别长,好像在等待什么,原来是在等待杏泽资本杭州基金的启动!”嘉宾幽默的开场白,引发了台下的一片笑声。11月11日,杏泽资本杭州分公司在美丽的西子湖畔正式启动,第一期基金规模拟定为不超过2亿元人民币,投资目标为国内外生物创新医药企业,重点关注中早期生物创新企业。

杏泽资本杭州基金的发起人为上海杏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杏泽资本)。杏泽资本的管理规模超过15亿元,投资策略为:70%的资金用于投资创新生物医药企业,20%用于投资创新医药器械企业,10%用于投资产业链整合平台企业。

现场许多嘉宾都用“天时地利人和”来形容如今生物创新药领域的投资机遇。随着中国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国家审批不断向生物创新药领域倾斜,此外,越来越多的海外医药领域人才回流,这一切,都让生物创新药领域成了当下新的风口。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刚庆祝完两周岁生日的杏泽资本,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业绩。在基金投资的十余个企业中,君实生物和微创心通两个企业已经实现了退出,另有一个企业即将完成退出。项目退出完成之后,收益将全部分配给投资人,其中,仅君实生物一家企业的退出,已经让投资人近1/3的投资本金得以收回。

以如此快的速度实现投资和退出,在投资领域,尤其是医药类细分领域,是极为罕见的。究竟,杏泽资本有什么秘诀?对此,杏泽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伟雄表示,这和杏泽资本的商业模式,以及团队构成有关。

就商业模式来说,杏泽资本选择的生物创新药是一个非常专业,壁垒极高的行业,没有专门的技术背景,很难看懂相关项目。而杏泽资本的核心团队中,有着非常多的复合型人才,他们在医疗、资本运作和创业方面都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不仅能在前期获取项目方面独具慧眼,而且能在风控、项目的产业化过程和后期退出过程中,均能起到关键作用。

以毛伟雄本人为例,他在医疗投资领域有着20多年经验,是该领域内当之无愧的“老兵”;另一位创始合伙人刘文溢在金融机构工作多年累积了对医药行业丰富的经验,并曾在国际顶级的酒店管理集团从事管理和投资工作,使其在法律、风控等方面极为专业;合伙人陈海刚在协和医科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随后进入中信、中金等国内一流投资银行,从事医药类企业的上市相关工作。此外,杏泽还有一支专业的分析师队伍,其中许多成员都有过从医的经验,因而和各大医院、研究所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杏泽的外部顾问团队更是堪称“阵容豪华”,其中不仅仅有多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还有在业内首屈一指,经常在国际期刊上发表重量级论文的美国四院院士。

合伙人陈海刚表示,这样的团队构成,让杏泽资本可以在医院、研究所等地,或者顾问团队的创业信息中,获得早期的一手项目资源,而不是通过对接会之类的场合去获得项目资源。此外,专业的团队也让杏泽资本在风控方面做得特别严格到位。

除了对企业进行全面的尽调之外,杏泽资本甚至还会将科学家所研发的“新品种”带回自己的实验室,进行二次实验和验证,充分确保研究成果的真实可靠。“这也是我们常常会筛选掉一些创始人看起来很不错,技术听来很诱人的项目的原因。”陈海刚指出。今年前三季度,杏泽资本一共否决了75个项目,只把资金投给最具前景的生物医药企业。

此外,杏泽资本的商业模式也独树一帜。毛伟雄常常用“第三站上车,第七站下车”来比喻杏泽资本的商业模式。第三站上车,指的是杏泽资本选择的团队,已经有了成熟的技术,可以在中国落地,第七站下车,指的是项目已经完成了产业化,可以被大型企业、政府收购。可以说,杏泽资本做的就是其中加速项目产业化的过程,这也是杏泽资本将自己定义为“与创业者共同奋斗”的原因。

如今,杏泽资本已快速成长为中国创新药投资的中坚力量,而之所以选择在杭州成立一支基金,是因为杭州是浙江的省会,也是浙江医疗资源最为集中的城市。此外,浙江既是资本的聚集地,也是人才的聚集地,和上海之间交通便利,交流颇多。杏泽资本在其中看到了机会。

毛伟雄表示,和仅仅思考投资回报的逻辑不同,杏泽资本希望做一个有生命力的基金。也就是说,杏泽资本不会仅仅为了资本上的回报而投资,更是为了实现“济世救人”的初心。“直到今天,老百姓依然存在未满足的重大医疗需求,我们希望通过资本的力量,来推动医疗科技的进步,从真正意义上解决这些问题。”毛伟雄指出。

这不仅和国家的大政策导向不谋而合,也符合“杏泽”二字的用意——“杏”是古代中医的代称,医术高明的医生被称为“杏林妙手”,而杏泽,则取“杏林妙手,恩泽天下”之意。每年,杏泽资本收益的一部分,都会被用于向慈善机构进行捐赠,以此来支持医疗和教育事业。在毛伟雄看来,一个能做得长久的基金,必然是能持续创造价值的,而所谓的价值,其实就建立在对生命和知识的敬畏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