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杏泽资本合伙人陈海刚参加杭州白沙泉“涌泉”论坛的演讲实录。

2015年biotech迎来了高峰,追根溯源是因为近几年来生物医药行业有很多重大的科技突破,比如很多热门的新药: checkpoint、CAR-T、CRISPR等等,这些新药2-3年前都停留在实验室阶段,近2-3年全部都集中商业化并且开始上市变成商品了;同时医药行业里面的创业公司和大药厂的共生合作关系越来越密切,随着时代的变迁,药厂发现自己研发越来越不划算了,很多药厂把研发工作外包给了别的创业公司,甚至直接收购创业公司,所以生物医药行业的并购活动特别活跃。同时由于美国减税政策和医药审批体系的精简,审核过程很快,这造成2015年的融资高峰,从目前全球市场来看生物医疗领域十分活跃。

一直以来美国和欧洲的VC代表着世界的前瞻潮流方向,目前这些VC机构有向早期集中的趋势,尤其是美国的VC机构,他们胆子特别大。这有一个2016年的非常有意思的数据:美国VC机构投资于生物医药企业的早期A轮投资额已经超过了B轮,国外很多投资人都开始往早期集中,我们都知道生物医药行业风险很高,项目失败率很大,但国外的投资人敢这么干。这是因为:

1. 从基金的角度讲投资人变得有钱了,一些国家主权基金将资金从中东、俄罗斯这样自然资源丰富的地区收回,建立医药团队进入biotech投资,并且他们持有的时间非常长;

2. 如今生物医药领域与互联网基金的交叉越来越多,甚至可以用AI做新药研发,所以以前很多投资于科技类的VC和PE现在也开始投资生物医药项目,尤其是和互联网相关的项目;

3. 从投资人的角度讲,我们比以前更加有经验了,我们希望创业者不仅有野心和抱负,还要有非常强的科技背景。Biotech的研发非常烧钱,所以我们希望在早期投资,这样进入企业可以拿比较高的股权比例。这些因素的结合导致了很多投资往早期走,这是国外的大趋势。

我觉得投资者现在必须重视生物医药行业了,因为中国的生物医药行业这2-3年包括未来一段时期的变化变得非常重要。美国和欧洲的很多老牌PE基金很早就进入中国市场了,但这些机构之前主要投资于医药服务和医药商业,或者是医院诊所,服务于富裕人群。但现在这些机构都在转型,开始投中国本土的创新药企业,因为大家都相信未来趋势: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人口,自然而然的医药的需求和规模很大,并且中国的医药在过去2-3年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医药市场,所以很多基金已经提前开始布局了。中国这2-3年还有一个特别显著的变化:知识产权的环境以及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现在比起之前有了明显的改善,所以很多在国外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华人纷纷回来创业。所以近几年欧美国家的生物医药投资保持着平稳甚至向下趋势,但中国自2014年开始变的很活跃,这是只在中国才有的现象。

观看2016年全世界和中国销售最好的药品榜单,国外医药榜单很正常,用药至少有很明确的适应症,治疗什么病、有什么副作用描写得很清楚,但很多中国销售最好的药治什么病不清楚。很多学医的人觉得这很奇怪,为什么这种药能卖这么好,十几二十个亿的销售规模,甚至一种药可以支撑起一个上市公司。这是中国特有的国情,很多药疗效都不是很明确,但药厂的人非常会做营销和市场,把药的体量卖的很大,也花了患者很多钱,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我相信迟早会发生改变。我个人觉得从投资角度讲,中国用药结构已经到了变化的临界点,未来我们的用药结构会向全球看齐,中国的患者和医生也可以用上比较新的专利药。杭州由于各大电商和阿里巴巴的影响,几乎所有的商品都可以同全世界同步,但是药品不行,我们几乎用的都是国外几年前上市的药,医院里很难用到跟国外同步的最新的药,但我相信变化是会发生的,现在到了变化的临界点。

根据中国食品医药监管总局(CFDA)发布数据,我们发现了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把2001年以来总局发布的药品类征求意见稿的数量做了统计,发现从2016年开始到2017年,总局变的非常忙碌,2016年发布的征求意见稿相当于之前3年的工作量。这是因为科技类行业,尤其是生物医药行业,监管政策都落后于科技:科学家研发东西出来,但政府不了解这是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审批,所以需要出台很多征求意见稿。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最近2-3年是科技的爆发季,同时总局的应对也非常迅速,特别是2016和2017年总局非常勤政,这也给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带来了好的环境。

另一方面,我之前在协和念书,协和1995年以前毕业的学生很多一毕业就出国深造、甚至移民了。但是现在,尤其是这2-3年,很多在国外的大药厂工作了很多年的、非常富有经验的华人都回国创业开公司了,这是非常明显的人才回流的状况。

但在中国的医药投资和全球的趋势其实有非常大的差别,甚至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首先中国的VC、PE喜欢做大项目,也就是交易大型化,甚至很多时候B轮的融资额就超过了2亿美元,这是因为2015年下半年我们IPO速度加快,公司上市意味着基金项目的退出,所以钱都会分给LP,但聪明的LP的钱不会放在银行,而是会再投资出去,这其实就是滚动投资,钱会投到新成立的基金,这些基金的规模越来越大,但一个基金不能投得太散,一般来说是10个项目左右,所有单个项目投资额越来越大,这些大基金喜欢找大项目来做,加上国外主权基金包括一些一二级市场都做的crossover基金,几乎全都在投一级市场项目,所以单个项目投资额就越来越大了。

中国基金普遍不愿意投资于太早期的项目,因为太早期的项目相对来说风险大,所以我们需要反过来思考,成功的医药早期基金需要具备哪些条件:1. 基金管理人和机构合伙人必须要是好人、善良的人,愿意不计回报的帮助创业者;2. 必须有很快的决策能力,能迅速的做决定;3. 团队专业性要求高,能够预测项目的潜力;4. 不能光是学术背景强的科学家,还要懂中国资本市场,更要接地气,要有撮合交易的能力,因为中国募资和项目退出要求特别高。目前来看中国的LP不够有耐心,GP不够专业,所以在中国做医药早期投资的性价比不高,这是人的天性,做基金的人都想把基金规模做大,这也是基金成功标志,是每个基金管理人都追求的目标;同时基金合伙人的数量有限,人的精力有限,所以做大项目、尽力把规模做大,这是很自然的事。

最后,我想再说几点:
现在中国VC与PE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老牌VC也开始募集PE资金,愿意投资早期项目的VC越来越少;

我们总说现在不缺钱,但好项目太少。其实投资人的能力才是瓶颈,优秀的早期投资人在全世界都是稀缺的,中国医药行业会是接下来非常重要的投资领域和投资机会,所以中国的医药行业有机会诞生出伟大的投资机构。

我们的目标不是成为中国最大的投资基金,也不是回报率最高的投资基金,而是成为类似于Micro VC或Seed Stage VC的基金。我们选择的方向与别人相反,我们往早期走,尽量投资早期的项目,做别人不能做的事情,才能提高竞争优势。

以后不论大家是创业、当投资人还是在机构工作,都可以做一点早期的投资,这有可能会给整个行业带来正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