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捕手”、不抢“赛道”,生物医疗领域的头部基金杏泽资本只用了短短两年,就投出一批行业领先的医药企业,这其中有何秘密?反其道搭建生态圈,做有情怀的投资,独角兽“筑手”未来会如何?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刘钧,编辑:陈涧

关于独角兽,以往冬天里围猎与血腥的故事,想必都已知晓;但现在发生的一切,似乎在预示春天的到来。

2018年开局不久,独角兽再度成为热词,各地政府箪食壶浆相迎、监管部门大开上市便利通道……从争议中心到聚光灯下,独角兽受到的待遇一夜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人们或着迷于层出不穷的各类榜单,或沉浸在政策红利可能带来的经济效益中,追求独角兽,但却习惯性忽略独角兽背后的造就者,及其成长的生态环境。

在两会中同样被看好的医药领域,就有这样一家机构,推崇“生态圈”投资模式,“不做独角兽的捕手”,只做筑造独角兽的一把好手,最终投出了一批领先国内乃至世界同行的医药创新公司。

杏林春暖、泽被天下,恰如其名:杏泽资本。

不做捕手做“筑手”

创建于2015年的杏泽资本,也许算不上历史久远;但若要论投资回报和技术筹备,这家低调的机构在创新药投资板块的耕耘收获是丰厚的。

在创立后短短2年时间里,杏泽资本已将10余家细分领域领先的生物医药研发公司收入囊中,包括国内首个申报和获批PD-1/PD-L1单抗类药物临床的君实生物、在抗体偶联药物领域拥有专有技术和海量专利的安博生物(Ambrx)、申报CAR-T(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技术)产品数量和适应症数量最多的优卡迪、拥有最多医药行业专业用户的新媒体医药魔方等等。

杏泽资本所投创新药研发公司储备了一大批创新技术或产品,其中:君实生物自主研发的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重组人源化抗PD-1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已正式获得CFDA新药申请的受理通知书;中国抗体的CD22单克隆抗体是目前国内仅有、国外未有同靶点药物上市的在研单抗药物,目前正在开展三期临床试验;优卡迪研发的CAR-T已完成近300例临床病例研究,临床病例数量国内排名第一……

在国家大健康产业规划的带动下,医药创新企业正面临政策、市场的双重利好。而杏泽资本所投企业在研发水平上优势明显,因此它们未来无疑将大有机会出现在独角兽公司乃至上市公司的名单中。

杏泽资本创始合伙人刘文溢将健康产业比作一个靶盘,中心是医药投资者最想进入却最难投好的创新药,往外依次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医药流通等细分行业。


▲杏泽资本创始合伙人刘文溢。

目前在杏泽资本的靶盘上,既有主要的“10环”君实生物、Ambrx、优卡迪、中国抗体、荻硕贝肯、微创电生理,也有CRO公司方恩医药和医药新媒体医药魔方。

在杏泽资本管理的两期基金里,首期基金中用于投资创新药、创新器械和产业服务平台的比例为7:2:1。


▲杏泽资本的投资“靶盘”。

通过这样的投资布局,杏泽资本建起了一条相对完整的生态链,给创新药研发公司提供全方位立体化的高成长环境,刘文溢表示,投资方的中间协调,不但能使创新药临床试验在速度和质量上提升,也让投资方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掌控风险。

创新药投资的难度在于研发周期长、成功率不高。对杏泽资本来说,目前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超过20亿元,对项目的筛选和风控越发重视。

杏泽资本的团队具有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和医药实业领域的复合背景,在制药公司、医院、投资银行积累了长期的工作经历,拥有丰富的投资管理经验和敏锐的技术洞察力。

两年来,杏泽投资的项目大获成功,吸引了乐普医疗(300003.SH)、海南海药(000566.SH)等5家医药板块上市公司,相继出资成为杏泽的投资人。

“目前杏泽可能是医药基金里面,上市公司公告的投资最多的一个。”刘文溢强调,“而且投资我们的5家上市公司都来自医药板块,主业本来就是医药,他们选择专业医药基金的标准格外苛刻”。

目前,杏泽一期基金已成功退出2个项目,投资回报率领先行业。

有情怀的投资

在短期内快速投中一批领先行业的准独角兽,杏泽资本怎么做到的?

主要原因可以概括为,它的投资模式既不是赛道式的多点开花,也不是捕猎式的半路杀出,而是投资生态圈、筑造独角兽,推动圈内企业展开深度合作、交流,优势互补。

实际上,杏泽资本的创始人对与创业者们的互动、健康十分看重,为了迎接海内外生物医疗科学家,他们专门在上海旧法租界装修了阳光房、花园、天台乃至健身房。


▲杏泽资本的办公室一角。

“这里可能是最懂医药投资的健身房。”创始合伙人毛伟雄笑称,不久前在接受媒体的采访中,基于创新药研发、投资周期长的缘由,他提出了做这行需要求胜的体育精神和身体素质,敬畏生命和知识,能够长期坚持,投资不单为求回报。

毛伟雄曾经是国宾医疗公司、蓝十字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具备丰富的医院投资、管理经验。20年的从业时间,他亲眼目睹患者使用新药的困难,于是,“要让老百姓最早时间、最便宜的价格,用到真正能够解决自身疾病的药物”的想法扎根脑海。

2015年被誉为“药品提升质量元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掀起监管风暴,清退了一大批安全无效的药物;8月,国务院又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明确加快创新药的审评审批。

在一系列政策激发下,毛伟雄终于开始将情怀注入现实,与刘文溢共同创办了杏泽资本,这取名自两个名医典故:汉代名医董奉“杏林春暖”,明代名医李时珍“泽被天下”。

▲杏泽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伟雄。

对创业者而言,杏泽资本的情怀不只体现在投资上,它们还是深度的协助管理者,科学家的好友乃至心理医生。

由于杏泽资本面对的创业者,大都是专注医学研究、不谙商业运作的科学家,毛伟雄特地制作了一份叫做《天生服务科学家》的流程,详细记录从设计公司架构到指导工商注册、乃至下一轮融资的服务流程,要求杏泽团队在每一个细节上都“保姆式”服务好科学家。

“科学家也是会有彷徨的,你和他们深聊就会发现,但是他们也很可爱、很纯真。”刘文溢谈道,一般人眼里无所不能、不食烟火的科学家,也会有自己的困惑,“他们一边在想法设法从病魔手中拯救人类,一边又看着人类在自毁,比如战争和恐怖主义都很让他崩溃。”

杏泽资本使用一种有情怀的投资方式帮助他们:不但投入资金、帮助协调资源、深度协助管理,更在精神上给予他们支持、开导或者关怀。刘文溢的另一个感悟是,如果投资机构不能为被投企业创造价值,那就不要投。

在杏泽资本的情怀投资中,就有这样一个例子:2016年中,受魏泽西事件影响,此前大受资本欢迎的细胞疗法突遇寒冬,留美回国的俞磊及其创办的CAR-T公司优卡迪,本来在2015年5月已完成首个病例治疗并且效果良好,此时也陷入困境。

彼时,杏泽资本反常理大刀阔斧给俞磊送上1亿元投资,成就了魏泽西事件后第一家中国CAR-T公司成功完成超亿元融资的记录,至今该记录尚未被打破。

2017年7月12日,FDA肿瘤药物专家咨询委员会以10:0的投票结果,推荐批准第一个结合了细胞、免疫、基因技术的创新治疗手段——诺华CAR-T疗法Tisagenlecleucel(CTL-019),医药界欢欣鼓舞。

而优卡迪在杏泽资本的帮助下,目前已完成近300例的CAR-T临床病例研究,是目前中国完成临床病例数量最多、经验最丰富的CAR-T公司,同时独占国内7家公司10个CAR-T产品临床申请中的4个,领先国内同行,正在追赶国际同行步伐。

在整个创新药研发领域,业界的说法是中国落后发达国家15-20年,然而自2015年药审制度加大改革力度以来,随着各方面改革的推进,中国的创新药研发突飞猛进,甚至在部分领域已经有全球领先的趋势。

据了解,杏泽资本将要筹备成立一支巨型的第三期基金,也正与上市公司商议合发更多并购基金。毫无疑问,通过这种独特的生态圈投资模式,未来中国创新药研发领域还会有一大批独角兽被筑造出来。

“暂时把钱的问题放在一边吧,医学的进步不是用钱就能堆出来的,患者和科学家们的希望、远见与坚持,才是成功的基础。”在官网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杏泽资本激情呼吁。

不做捕手做“筑手”,做有情怀的投资,杏泽团队一直在路上。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
▶无冕财经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现已覆盖今日头条、搜狐财经、网易财经、凤凰新闻、一点资讯、新浪财经头条号、新浪微博、UC头条、百家号、企鹅号、雪球号、蚂蚁财富号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