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医药魔方

杏泽资本成立于2015年,管理团队由全球20多位富有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经验的专业人士及顾问组成,专注于投资医疗健康行业早期和成长期的优秀企业,投资项目涵盖生物制药、生命科技、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及诊断等领域。

10月22日下午,杏泽资本管理合伙人&首席投资官强静博士将在BIIS峰会为大家带来“需求为王——从自己能做什么到市场需要什么”的分享。

问:中国做生物医药的投资人也不少,请问您是如何差异化定位自己的投资逻辑?
答:
第一、看准方向,相时而动。杏泽资本偏好确定方向、主动出击的投资方式。当市场沉溺于多靶点激酶,对肿瘤免疫将信将疑的时候,杏泽投资了中国第一个申报PD-1临床的企业君实生物;当魏则西事件爆发,细胞治疗急速降温的时候,杏泽投资了Car-T企业优卡迪生物;当市场百万雄师搞IO的时候,杏泽建立了小分子平台企业信诺维;当市场期待biosimilar拯救医保的时候,杏泽投资了自身免疫全新靶点研发公司中国抗体;当市场乐忠于“服务全能型”加“投资型”CRO的时候,杏泽投资了只做化学合成的六合宁远。每一次行业发展重大障碍的出现(比如基因编辑的脱靶)或是每一次的资本狂热,都是促使我们反向思考,进而促使我们扣动投资扳机。

第二、共同创业。确定投资方向、看准投资时机后,杏泽期待寻找到该领域最优秀的创业者,共同创业。杏泽也一直秉承“不做企业捕手、成为企业筑手”的理念,期待在企业成长的过程中能分享喜悦、分担忧愁。杏泽团队拥有丰富的产业和资本市场经验。配合企业做好产业资源对接、人才平台建设以及资本市场规划是杏泽最主要的工作。也就是说,杏泽50%以上的时间在做投后管理。

第三、生态圈投资。人因其社会属性而为人,同样企业因其产业链角色成就价值。借助过去几年CRO产业的飞速发展,以及产业投资的兴起。杏泽资本建立了独特的生态系统。杏泽投资了优秀的临床前CRO和临床CRO,为被投企业提供了优质的相关服务。同时,杏泽又吸引了多家上市公司作为LP。他们丰富的产业经验为被投企业提供了大量的帮助和指导。

问:如果请您针对中国创新药企业提几点建议的话,您的建议是?
答:
第一、产品是否可以成药?成药是否满足市场需求?目前中国创新企业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研发“从众性”,靠胆量在创业。举例而言、我们研发IDO是因为我们相信该靶点能成药,还是我们相信别人相信该靶点能成药。不以自我确信的成药性为目标的药物研发都是耍流氓。二是做出来的产品缺乏市场需求。一味追求产品上市,企业自主开发或in license一堆me worse产品。即使产品上市了,市场何在?即使目前看市场仍在,又如何保证在三五年后(产品上市时),标准治疗方案是否改变?市场安在?在一个开放的经济环境中,我们甚至需要进一步考虑海外对手对国内竞争格局的影响。当你突围国内的千军万马,踏过那独木桥,突然发现海外对手早已驾着五彩祥云飞到CNDA了。

第二、团队建设、尤其是后期开发团队。一个一流的科学家、带着一个三四流的团队几乎成为中国创新生物企业的标准模式。且大多数企业的优秀人才集中于早期discovery,严重缺乏development、clinical等后期开发人才。新药研发是个系统工程,生物替代不了化学;化学替代不了药理毒理;药理毒理替代不了CMC;CMC替代不了临床;临床替代不了生产;生产替代不了销售;等等。只有前锋的球队,是不可能获得冠军的。

第三、平常心和持久心。创新药研发是持久战,是不停落坑和填坑过程。一飞冲天的毕竟稀少。而且大多数如检测女皇Elizabeth Holmes的一夜暴富也只是伴随欺诈的饭后谈资罢了。我们都是凡人,我们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力求在制药的(大致)十个重要环节中,每个环节都做的比竞争对手好一点。毕竟1^10=1 ,而如果我们每个环节都比竞争对手好10%,我们收获的将是1.1^10=2.6。